昨天去參加學術研討會,有一堂疾管局針對H1N1的專題報導

提到現行流感 H1N1佔九成多,他們可能是針對發燒、重症的病人

而我最近及今天於門診時,比較新、舊流感的比率,新流感約佔八成,

昨天疾管局有提到H1N1重症患者死亡率達39%

所以,提醒大家要注意在出現重症(呼吸急促 呼吸困難 發紺 血痰 胸痛 意識改變 低血壓),一定要把病勢扭轉治好,否則3個當中會死至少1

 

我沒打疫苗是因為""大多數人(包括我自己)均已感染過H1N1了,

並不是因為疫苗有問題。假如它是SARSH5N1的疫苗,打了數百萬劑,只出現這些少數問題個案,那真的是高水準、太好了。

打疫苗目地是在未得病前,先注射死(或減毒)疫苗入人體

讓人體免疫系統先模擬作戰,一旦真的活病毒上身,便能迅速將它們殲滅

但既然平時已感染微量活病毒模擬戰鬥過了,又何需再注射,

西醫病毒專家也說H1N1的傳染力很強,所以,若有一人感染H1N1時,

那麼,居住在同一屋簷下的家人,同一窗戶內的同學,同一室內的同事,

絕無法倖免,但很多是沒什麼症狀的,出現重症的機會也很少,

自從H1N1發生以來,看診時我從沒戴過一個口罩,讓來看診的病人很吃驚,

即使是病人或其家屬說他已得H1N1了,我也不緊張,因為朝夕相處、近距離接觸的家屬同學都不怕了,我這醫生還怕什麼。相較於SARS期間,只要是發燒病人就被我阻隔在門口的情況,慎重度差很多。因為瞭解H1N1的特性,就不怕它了,現很多報導都MATCH我所發表「對抗H1N1之我見」文中的見解,政府若及早參照我的意見,就可省下不知多少億的疫苗錢了,但往好處想,總是要演習一下,將來好應付更艱困的真實戰鬥,世界衛生組織很早前就報導:新流感與過去流感疫情無異,不知為何NCC縱容臺灣媒體報的那麼恐怖,最近歐盟衛生署長甚至指控藥廠炒作疫情便於疫苗銷售,臺灣衛生署長難道看不到這一層嗎,其實很多醫師都心知肚明,不把它戳破,因為後果誰也不敢負責。臺灣人浪費了好多能量在口水戰上,直到兩敗俱傷,最傷的還是無知的大眾,最近仍有不少人,我把脈後為其診為新流感(應說疑似)時,至今仍驚恐不已,活在媒體營造的恐懼中。

疾管局應該要主動諮詢中醫專家,打進人體的疫苗若仍會致病,真可謂「無知殺人」,今天還好打入的是H1N1這毒性不強的病毒株,出點狀況時,大多數人體的免疫仍能將它消滅,若是毒性強一點的病毒疫苗備置不精準慎重時,死亡數目絕對是上百上千倍!

新流感難治是在於它不同於醫師或民眾對過去對流感的認知,即有鼻塞、鼻涕、喉痛、咳嗽等症狀的認知。除了咳嗽症狀外,它反而表現胃炎、腸炎、失眠、眩暈、情緒失控、肩腰痠痛(這些都是最近門診常出現的病症)等症,看似多樣化,但從中醫的角度,結合切脈,很清楚知道它是侵犯不同經絡的病毒,症狀以少陰(心腎)少陽(膽三焦)發炎症為主,不宜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否則永遠斷不了根,終將發展出另一群的慢性病或癌症。門診中,曾有兩位中年女性無緣無故因急性腎衰竭住進加護病房洗腎,差點冤死於鬼門關前,至今西醫查無原因,我對H1N1的見解是先會從腎經攻擊,倘若人體失守或先前體質有弱點,病毒進而攻擊腎臟,當然有可能導致急性腎衰竭。H1N1導致的咳嗽厲害難治,是因為少陰經走胸前,膽經走脅肋橫隔,若發炎時,當然胸腔肺部如有火在煎熬,痰黏難咳,或呈綠痰。

所以,從中醫角度較容易掌握H1N1的動態,我建議的處方仍以「對抗H1N1之我見」文中方藥,只是病勢越重越急時,用藥應越大越快,才不致病重藥輕、緩不濟急之憾。

種種H1N1急重症表現,提醒我仍有未知的一面無法事先預料,不能掉以輕心,必要時,及時結合西醫治標支持療法,結合中西醫專長,是必然的趨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醫師 的頭像
李醫師

中醫保健

李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