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病例三則談急性精神病與流感病毒的關係及診治之道

李曜暄

聯和中醫診所  院長 中西醫整合專科醫師

摘  要

統計學家注意到,精神病的發生與流感病毒感染關係十分密切,但臨床醫家往往並未從治療流感的角度嘗試去治療精神病。自2009年發生H1N1新型流感全世界大流行後,筆者發現,除了H1N1呈現少陰少陽浮滑的脈象,從H1N1相關症狀表現、注射疫苗後的不良反應及克流感使用副作用,發現新型流感發病很多是神經精神症狀,與一般認知中流感主要表現是上呼吸道感染症狀的印象不同,且從中醫少陽主膽三焦經、少陰主心腎經的角度,就能清楚掌握H1N1的種種表現。臨床篩選出馬齒莧、大青葉為君藥,病甚者用牛黃清心丸,均成功治癒脈象呈現少陽少陰浮滑脈(即H1N1脈象)的失眠、焦慮、暈眩、耳鳴及急性精神病等。本文中筆者舉恐慌症、精神分裂症及精神官能症三個病例,單用中藥治療痊癒,至今兩三年均未再復發。並試從西醫邊緣系統與中醫膽木系統的可能相關性,探討新型流感與急性精神病發生的關係,並為精神病的治療提供可行的中醫診治方法。

 

關鍵詞:急性精神病,恐慌症,精神分裂症,精神官能症,流感病毒,H1N1新型流感

 

Abstract

The fact that psychological disorder is highly related to influenza virus is observed by medical statisticians, but clinical physicians seldom try to treat it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influenza virus. Since H1N1 influenza pandemic occurred worldwide in 2009, we found that the pulse condition of H1N1 influenza is floating slippery in lesser yang and lesser yin meridians. Besides, according to the related symptoms of H1N1 influenza, adverse reactions after vaccination and the side effects of Tamiflu, we found that many symptoms of H1N1 influenza are related to neuropsychiatry clinical manifestations, and this observation shows completely different impression on influenza compared to the general cognitive impression, mainly with respiratory symptoms. From Chinese medical perspective that lesser yang mainly takes charge of the functions for bile meridian and triple energizers meridian and lesser yin for heart meridian and kidney meridian, we can clearly grasp the various manifestations of H1N1 influenza. By clinical screen-out of purslane(馬齒莧) and cruciferae(大青葉) as sovereign medicinal, even NIOU-HUANG-CHIANG-SHIN Pill(牛黃清心丸) for the worse case, we successfully treated patients with symptoms related to insomnia, anxiety, dizziness, vertigo, tinnitus and acute psychosis, whose pulse condition shows lesser yang and lesser yin floating slippery pulse pattern, i.e. pulse condition of H1N1 influenza. 

In this paper, we present three clinical cases: patients individually with panic disorder, schizophrenia and neurosis. They all are treated to cure by using Chinese medicine only and have no recurrent for more than two to three years so far. From the probable correlation between the Limbic system of Western medicine and the biliary-wood system of Chinese medicine, we explor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occurrence of acute psychosis and H1N1 influenza, and provide a viabl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n the psychosis by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國內病毒專家徐明達院長所著《病毒的故事》1一書中提到:「中樞神經長期感染病毒,也會引起精神相關的疾病。最近發現,C型肝炎病毒以及一種叫Borna的病毒,和精神疾病關係相當密切,甚至發現流感病毒和精神分裂症之間的關係密切。」筆者在《抗病毒戰略首部曲-疲勞感是病毒感染的早期症狀》2,3(以下簡稱《首部曲》)文中提到「依筆者臨床脈診體驗,流行性感冒,現在八成均是『H1N1新型流感或稱類流感』造成的,但由於它很少表現大家習慣的流感症狀,反而多是以神經精神症狀在表現,因為它是現在的主流病毒,是空氣中病毒濃度最多的病毒,幾乎所有的人都感染過。未來,它也將像過去的主流疱疹病毒潛伏於人體一般,產生另一大類的後遺症,由於它侵犯少陽少陰兩經,有管到中樞及周邊神經系統,人會累倒、暈眩、麻痛、抑鬱、瘋掉」。「現代科學化的中醫更新,必須結合在西方醫學的基礎之上,病毒在人體上造成疾病的演變規律,必須加以確切的觀察分析,並篩選有效藥物,譬如:H1N1新型流感,根據本人脈診,它是少陽與少陰合病的一種病毒所產生的種種症狀,臨床篩選,筆者以馬齒莧、大青葉為君藥來治療,療效肯定,而不是溫病方中的銀花、連翹、板藍根之屬可治,這就是更新的能力。」

觀察注射H1N1疫苗後不良反應如暈眩、步態不穩、耳鳴、頭痛;頭、手、腳不自覺抖動;全身無力等均是神經症狀。而H1N1重症患者使用克流感後,小部份患者有行為及感覺異常、幻覺、嗜睡或意識障礙等副作用,尤其是年少患者。甚至會產生自殘、妄想或自殺等精神異常的情形。這些現象都暗示著H1N1病毒與神經精神症狀的關連性。以下用三則病例及中西醫理來佐證我的經驗與看法。

 

H1N1新型流感論治急性精神病病例三則

1)恐慌症:

No.47567,江XX37歲,女性,職業:服務業。

100/06/22來診,主訴:精神恍惚,中山醫院西醫擬診:恐慌症,正服焦慮藥,已月餘。脈象:細弱、少陰少陽浮滑、弦。擬診為新型流感引發的精神症狀。處方:六味地黃丸6.5g 柴胡疏肝湯1.5g 馬齒莧2.0g大青葉2.0g 延胡索3.0g  3*6;並加服本所特為流感調配的聯和消毒飲,每次1包,一天兩次*3天;並使用調整負面情緒的巴哈花精之救援花精,每次滴四滴入口中或水中飲用,一天可使用4~6次。

100/06/28精神稍好,已停服prozac 1# qd,脈象:細弱、.少陰陽浮滑、弦減。因少陰少陽脈仍存在,表原方未能清除病毒乾淨,除囑病人忌食餅乾及烤炸辣物,微調原方為杞菊地黃丸5.0g 柴胡疏肝湯3.5g 馬齒莧2.5g大青葉2.5g 延胡索2.5g 3*6;聯和消毒飲,每次1包,每天一次*6天;再加服牛黃清心丸,每次1顆,每天一次*6天。

100/07/07病人精神已好轉,較不易鑽牛角尖。才追問病史,主訴有失眠、反胃、上班喘不過氣來、恐懼客人及人群、世界末日感、會找人訴苦並且哭泣落淚等症狀月餘,西醫診斷為恐慌症。並提及去年曾發熱(39度)反覆不退,嚴重咳嗽,西醫診斷為H1N1。並描述發病時會有挖牆壁、補土的怪念頭及動作出來,服兩次中藥後已好很多。脈象:細弱、少陰少陽浮滑減.。處方:杞菊地黃丸 3.0g沙參麥冬湯3.0g 馬齒莧1.5g大青葉1.5g 延胡索1.5g 浮小麥1.5g 柏子仁1.5g 玉竹1.2g 枸杞子1.2g 3*7

100/07/16基本上精神已恢復正常,眠稍早醒(9PM-4AM)、偶夢,隨脈症加減。

100/06/28後就沒再服西藥,其後陸續因其他病症就診,迄今102年均無復發。

 

2)精神分裂症:

No.38260,吳XX20歲,男性,職業:學生。

99/04/12病人結巴,欲言又止,無法順利表達,僅說胃悶腹不適,父母代言其最近怪怪的,常說同學要害他,失眠,R/O paranoid delusion. 也覺得是自己想太多了,並未服西藥。脈象:太陰弦滑、少陰少陽浮滑。擬診為新型流感引發的精神症狀。處方:瀉黃散3.5g 知柏地黃丸4.0g 玉竹2.5g 馬齒莧1.5g 大青葉1.5g 甘草0.5g 3*6;前2天加服聯和消毒飲每次1,一天1*2天。

99/04/14因落枕來針刺治療。有提到前陣子某晚騎機車不小心撞倒別人的機車而受驚嚇,並提到好像見到阿飄。故予加針少商穴(十三鬼穴之一)。

99/04/19精神仍差,目光仍有驚恐狀。因少陰少陽脈仍存在,表病毒仍未清除乾淨,除囑病人忌食餅乾及烤炸辣物,微調原方為瀉黃散4.5g 知柏地黃丸3.0g 玉竹2.5g 馬齒莧1.6g 大青葉1.6g 甘草0.6g 3*6;並配合使用救援花精,每次滴四滴入口中或水中飲用,一天可使用4~6次。

99/04/24自訴精神已回復七成,睡眠改善。追溯病史,病人從國中起,和同學相處不適應,常胡思亂想,並因言語直接引發同學生氣,心裏留下陰影。數週前,出現胃悶症狀,情緒狀況變差,憂鬱,常聽見聲音,先前跟朋友說自己被欺負,也不知該如何解釋,之後有恐慌症,自我要求高,課業壓力大。脈象:太陰弦滑減、少陰少陽浮滑減、太陽陽明厥陰滑。處方:五味消毒飲 5g生脈飲 4.0g 平胃散2.0g 馬齒莧1.3g 大青葉1.3g 檀香0.8g 甘草0.6g 3*6

99/05/01因喉痛來看診,精神狀況良好,無被害妄想再出現。

99/06/25因其他病症回診。迄今102年陸續有來就診,均無精神方面問題復發。

 

3)精神官能症:

No.47323,戴XX25歲,男性,職業:學生。

100/04/27主訴:頭昏,難入睡,淺眠易醒,納差,口乾,身倦,手腳無力,已一個月,大便1-21行,舌淡紅苔薄黃白,鼻過敏史。西醫診斷為精神官能症,服藥治療已一個多月,但仍易焦慮、心跳快、頭暈及上述症狀。脈象:陽明弦滑、少陰少陽滑。擬診為新型流感引發的神經精神症狀。處方:知柏地黃丸6.0g 馬齒莧1.5g 大青葉1.5g 夏枯草1.5g 牡丹皮1.5g 桔梗1.5g 鬱金1.5g 3*6

100/05/04症稍減,已停服西藥。脈象:陽明弦滑減、少陰滑減、少陽仍滑。顯示發炎火氣已減,但仍未盡。處方:杞菊地黃丸6.6g 馬齒莧1.6g 大青葉1.6g 牡丹皮1.3g 赤芍1.3g 鬱金1.3g 香附1.3g 3*6。並加服調配的聯和消毒飲加強H1N1病毒的清除,每次1包,一天1*5天;繼服逍遙解鬱飲疏通及強化膽經,加強預防H1N1再度侵犯少陽經,每次1包,一天1*2天。

100/05/11難入睡及淺眠症狀已減。脈象少陰少陽沉滑,顯示經脈深層仍有H1N1病毒潛伏,餘邪未清。處方:杞菊地黃丸3.0g 秦艽鱉甲散3.0g 馬齒莧1.4g 大青葉1.4g 牡丹皮1.6g 豬膽0.6g 赤芍1.3g 鬱金1.3g 香附1.2g 3*6天。加服聯和消毒飲,每次1包,每天一次*2天;再加服牛黃清心丸,每次1顆,每天一次*2天。

100/05/18難入睡及淺眠症狀已減。脈象少陰少陽浮滑,陽明弦滑。顯示經脈深層病毒有清除出表,然最近有吃冷熱食物導致胃腸發炎。處方:杞菊地黃丸2.0g升陽益胃湯2.5g 導赤散1.5g 荊芥連翹湯1.5 馬齒莧1.5g 大青葉1.5g 牡丹皮1.3g 赤芍1.2g 鬱金1.0g 香附1.0g 3*6天。病患自覺服水飲包效較強,故加服聯和消毒飲每次1包,每天2*6天。

100/05/24睡眠已改善,有時仍感倦怠、頭昏、偶多夢。脈象又呈現少陽弦、少陰少陽沉滑。顯示病毒未能清除乾淨,除囑病人忌食餅乾及烤炸辣物,加減原方為秦艽鱉甲散3.6g 馬齒莧1.6g 大青葉1.6g 豬膽1.2g 鬱金2.0g 牡丹皮2.0g 香附2.0g 甘草1.0g  3*6。加服聯和消毒飲,每天1包,每天一次*3天;再加服牛黃清心丸,每次1顆,每天一次*2天。

100/06/09睡眠已改善,然因畢業前趕論文,指導教授要求嚴格,壓力大,入睡稍難,鼻塞,偶咳。脈象右關(脾)左寸外(小腸)關外(膽)滑,太陰(脾經)太陽(膀胱經)滑。在我的把脈經驗,太陰太陽滑乃H2N2流感病毒侵犯人體所表現的脈象,右關胰臟與太陰脾經的熱象會上傳至大腦額葉,干擾睡眠。(此論點將來再為文申論)。處方:柴胡疏肝湯6.0g 鬱金1.8g 秦皮1.5g 紫菀1.2g 黨參3.0g 咸豐草1.5g 3*6;聯和消毒飲*2包備用。

100/07/19睡眠已無大礙,最近較早醒來,稍倦。脈象左關外(膽)陽明弦。處方:逍遙散3.5g 補中益氣湯5.5g 五彩龍骨2.0g 鬱金2.0g 香附2.0g

迄今102年陸續有來就診,均無類似問題復發。

 

(小結)以上病例展現中藥一樣可以根治精神病,迄今兩三年追蹤,均無復發。就算因流感又引動身體精神弱點而復發,病因若相同是H1N1,同法一定可解。依我經驗,愈早治療,甚至未使用西藥以前,病情單純未複雜化,療效愈快。其他輕症如焦慮、失眠,用H1N1角度去治療而癒者,更不計其數。筆者所篩選的關鍵君藥是馬齒莧與大青葉,久病重症要加服牛黃清心丸。

 

H1N1少陽少陰型精神病來龍去脈與診治機轉探討

(一). 西醫知識

 (1). 邊緣系統的柏佩茲氏迴路(Papez circuit)

在《臨床神經解剖學基礎》4書中第十六章有提到「邊緣葉不論在解剖上與功能上都與其他構造連結,這整個複合體稱為邊緣系統。與邊緣葉關聯最大的兩個中心包括那位於海馬旁回後部深處的海馬結構,及位於海馬旁回前部深處的杏仁體或杏仁核,二者皆為邊緣系統的關鍵功能中心。下丘腦也與邊緣系統密切相關,它和海馬結構及杏仁核間有大量的連結。」;「海馬結構是那稱為柏佩茲氏迴路的反響路徑之起始中心。柏佩茲氏迴路的主要部分是穹窿,它將海馬結構連結到下丘腦。」;「乳狀體發出乳狀丘腦束,往背方通過內側與外側丘腦核群之間,並於丘腦前核終結。這些核經丘腦扣帶放射把軸突投射到扣帶回,然後主要經扣帶投射至額前回、頂葉後部與顳葉聯結區。神經衝動亦從扣帶抵達海馬旁回的內鼻區,再傳到海馬結構,而這亦完成柏佩茲氏迴路。」(見圖一所示)「除穹窿外,海馬結構另一重要輸出是來自海馬本體與下腳,並直接傳至內鼻區;而神經衝動則從該處進入扣帶,到達大腦半球所有腦葉的聯結區。」

「杏仁核負責擬定適當的行為反應。在動物而言,牠們多依賴嗅覺去覓食、尋找生殖配偶和察覺危險,故此嗅覺是杏仁核的主要輸入。當杏仁核接收到以上各種訊息時,便會發出訊號到各控制適當活動的中心以擬定適當的行為反應。這些動物的杏仁體主要由皮質內側核所構成。然而,由於人的行為皆是基於非嗅覺經驗,故有關訊息皆從大腦皮質的所有部分經扣帶往杏仁體抵達基底外側核。在敲定輸入的性質後,例如快樂、不快樂、恐懼、危險等,基底外側核多數把訊號送到位於下丘腦的中心群,以激發適當的臟器與運動反應。眼額皮質與扣帶回提供情緒的感受,下腦丘則提供情緖的表達。」

Papez.jpg  

圖一、海馬結構的柏佩茲氏迴路(Papez circuit)與其他連結

(2). 邊緣系統是情緒管理中心,杏仁核處理潛意識情緒記憶

在《大腦的秘密檔案》5一書第28,29頁提到「額葉是所有大腦功能的總匯合:思考、概念的形成、計畫的執行。另外,也在有意識的情緒上扮演重要角色。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負責潛意識運作,它對我們的經驗有重大的影響,因為它與意識皮質間有密切的聯結,不斷把訊息往上方的皮質輸送。」;「海馬回主要負責儲存長期記憶。杏仁核位於海馬回的前面,是用來產生恐懼的地方。」;第153,154頁提到「從邊緣系統引發的神經訊息流量,要比從皮質向下傳遞的流量大,表示腦中的情緒部分對行為的影響要比理性部份大。」(如圖二所示);「最近的研究顯示,潛意識的記憶儲存在杏仁核;杏仁核處理潛意識記憶的方式,就跟海馬回處裡意識記憶的方式一樣,當一個事件被重新回憶時,海馬回先會得出這個事件的意識回憶,旁邊的杏仁核再得出當時的身體情況,狂跳的心臟、流汗的手心等等,使整個原始經驗再次出現。」

邊緣系統的情緒中心.jpg  圖二、邊緣系統的情緒處理中心

(3). 膽汁乳化脂肪為乳糜微粒,經小腸絨毛乳糜管吸收,傳送至胸管,連同淋巴進入鎖骨下靜脈,是淋巴循環的源頭,而淋巴系統負責免疫功能。

(4). 在邊緣系統外側,為基底核的紋狀體與尾狀核,它與丘腦之間,有內囊呈輻射狀放射(如圖三、四所示)。內囊是運動神經由大腦皮質往下傳至脊髓,及感覺神經由丘腦傳至大腦皮質的路徑結構。

         

內囊1.JPG  圖三、內囊側面透視圖                  

內囊2.JPG   圖四、內囊神經解剖圖

(二). 中醫知識

 (1).《黃帝內經、靈樞、經脈篇》第十:「膽足少陽之脈,起於目銳眥,上抵頭角下耳後,循頸行手少陽之前,至肩上卻交出手少陽之後,入缺盆;其支者,從耳後入耳中,出走耳前,至目銳眥後;其支者,別銳眥,下大迎,合於手少陽,抵於出頁下,加頰車,下頸,合缺盆,以下胸中,貫膈,絡肝,屬膽,循脅裏,出氣沖,繞毛際,橫入髀厭中;其直者,從缺盆下腋,循胸,過季脅下合髀厭中,以下循髀陽,出膝外廉,下外輔骨之前,直下抵絕骨之端,下出外踝之前,循足跗上,入小趾次趾之間;其支者,別跗上,入大指之間,循大指歧骨內,出其端,還貫爪甲,出三毛。」(如圖五所示)。十二經絡路線幾乎都是走直線的,但膽經在頭部的路線是前後來回共五個轉折點,是很獨特的現象。

膽經.jpg  圖五、膽經於頭部的經絡路線

是動則病口苦,善太息,心脅痛,不能轉側,甚則面微有塵,體無膏澤,足外反熱,是為陽厥。」;「是主骨所生病者:頭痛,頷痛,目銳眥痛,缺盆中腫痛,腋下腫,馬刀俠癭,汗出振寒,瘧,胸、脅、肋、髀、膝外至脛、絕骨、外踝前及諸節皆痛,小趾次趾不用。」;

「少陽之為病,口苦,咽乾,目眩也。

(2).《黃帝內經、素問、靈蘭秘典論》云:「肝者,將軍之官,謀慮出焉;膽者,中正之官,決斷出焉。」,深思熟慮後做出決定與判斷,是肝膽的生理功能。

(3). 「腠理在皮之內、肌肉之外,屬少陽」,手少陽三焦經主上中下三體腔的膜層及腠理,與淋巴循環有關。

(4). 「少陽為樞」,少陽主三陽之中,屬半表半里,為出入的樞紐,故為樞。

(三). 中西醫學匯通

(1). 甲子屬膽木(膽在天干是甲,膽經在地支是子)是六十甲子的開始,我認為少陽膽氣的運轉為人體的驅動程式(Driver),其驅動與邊緣系統柏佩茲氏迴路的環狀運轉有關。解剖上,膽經在頭部前後來回的曲折路徑反應出有去有回的環繞現象。其耳周的經絡路線與柏佩茲氏迴路(Papez circuit)位置及走向很類似,而轉折至頭頂上則顯示邊緣系統與其他大腦皮質區的連結。水(腎)生木(肝),可表現在中樞神經(腦、脊髓,屬水)延伸出周邊神經(腦神經及體神經,屬木)的解剖學現象。

(2). 生理上,膽系出現病症所發生的緊張、焦慮症狀恰與邊緣系統負責的情緒管理有關,邊緣系統的杏仁核被認為是潛意識的創傷記憶儲存之處5

(3). 「少陽乃初陽,主升;肝膽屬木,代表春生之氣」,少陽經主要包括足少陽膽經與手少陽三焦經,膽的功能包括脂肪的消化吸收,乳縻微粒循淋巴管輸送,皮內肉外的腠理也是組織淋巴液流動的空間。所以,少陽之氣與免疫系統關係很大。另外,邊緣系統的尾狀核被認為是人類許多本能(記錄在基因上的記憶)的儲存之處5,我認為柏佩茲氏迴路的環狀運轉所產生的磁場,會將基因訊息發出去比對全身細胞的訊號中是否有外來的基因訊號,若出現異常訊號,將下指令派免疫系胞去清除與修復。所以,才有情緒思想正面的人,邊緣系統的理性思考較正常運作,自癒能力較強的現象。

(4). 「諸風掉眩,皆屬肝木」,肢體震顫抖動的症狀是屬於膽木風動的症狀。少陽為樞,我的看法如下,柏佩茲氏迴路的環狀運轉所產生的磁場,會依安培左右手定則產生向上與向下的電流,去驅動位在迴路內的內囊電流的流動,因此,運動與感覺神經會被驅動加強,反之則減弱。若因動能異常而產生症狀,運動神經則會產生全身無力、手抖或抽筋的症狀,感覺神經則產生眩暈、麻木的症狀,這些症狀在H1N1病人也很常見。

 

診治之道

筆者在《從中醫角度續談H1N1新型流感》6文中強調「醫師要熟悉新型流感的種種症狀表現及診治之道,才不致於造成幾年後發展出另一堆慢性病、危重症或癌症」;「新型流感的疾病表現多樣化,但都不離少陰(心、腎)經、少陽(膽、三焦)經發炎的範疇,症狀的表現又因個人之體質弱點而定」。當然,關鍵還是在精確的診斷,西醫快篩結果偽陰性過高,較零敏的PCR檢查又太昂貴。筆者在《首部曲》文中曾提到兩個醫學上的新發現,其一、「經絡系統動態運轉,調節人體溫濕平衡的新發現」;其二、「症狀產生的真相與經絡系統走向有非常吻合關係的新發現」。所以,若中醫把脈靈敏度不佳時,以問診來歸納分析,醫生同樣可利用新型流感的其他少陽少陰經症狀來發現H1N1的蹤跡。說明如下:「足少陽膽經:走向由眼睛外側,經頭顳、頭頂兩側、項、肩、腋下、兩脅、腰側、臀部、腳外側,至足第四趾,若引發熱症,當然導致目癢、目赤、麥粒腫(舊病復發型);頭昏眼花、頭痛、眩暈、項肩痠痛、腰臀痠痛(患者常有筋骨舊傷);加上膽主決斷,與情緒有關,所以也會出現口苦、失眠、多夢、焦慮等症;膽木過旺橫逆犯胃土,則出現泛酸、反胃、噯氣(患者常有幽門桿菌宿疾)甚至嘔吐;木旺犯脾土,則導致腹痛、腹瀉(亦有可能便秘)等症;手少陽三焦經:走向由眉外側,經耳、項、肩、手臂外側至指第四指,若引發熱症,會導致目脹、目糊、耳鳴、肩臂痠痛,由於三焦與全身淋巴系統有關,乃免疫系統的大本營,所以發燒較重,嬰幼兒屬少陽之體,新陳代謝率較快,所以發病時發熱情形更嚴重」7,其他分支上或相關的症病有牙周病復發、月經失調等。「手少陰心經,心主神明,熱擾心神則心煩、失眠、失神;足少陰腎經,腎主骨生膸,與中樞神經(水)直接相關,腎熱則虛火上炎導致失眠易醒、腰膝痠痛。」6

    「邪之所湊,其氣必虛」,筆者近幾年發現很多人慢性疾病的源頭都是一些傳染力較高但急性毒性較低的病毒潛伏於人體所致。當然,之所以會潛伏,多半是經絡臟腑功能虛衰或已素有外邪侵犯或病原體寄生。例如:我從脈象結果歸納比對,懷疑逆轉錄病毒(Retrovirus)及A型肝炎病毒會潛伏在膽的系統造成經絡氣行的障礙及功能的虛損,而導致體質的弱點及慢性症狀。而這體質弱點常令身體對干擾該經絡的病毒有機可乘,H1N1就常趁膽經虛而侵入,使免疫無法有效發揮,而先引發疲倦感、頭昏感及其他症狀。所以,除了我篩選的馬齒莧、大青葉為君藥外,臣藥可用柴胡針對少陽風寒體質,用木賊針對少陽氣滯體質,用知柏八味、杞菊地黃針對腎陰虛體質,用八味地黃針對腎陽虛體質,咳則佐以百合,暈則佐以鉤藤,使藥可用豬膽、牛黃、熊膽,隨經濟能力選用。

 

 

《病毒的故事》一書中亦提到:一九五七年大流感發生時出生的人,得到精神分裂症的比例較其他時候出生的人高出很多。後來有人也注意到,冬天流感季節出生的人,得精神分裂症的比例也較高……11957H2N2(亞洲型流感)大流行之年,依我脈診鑑別,H2N2會呈現太陰太陽浮滑脈象,太陰脾經,脾主思,與額葉有關,太過則善思(即想太多了),精神分裂症病人先前有以手術破壞額葉來治療,成功緩解暴力傾向。要注意的是,最近這株H2N2流感病毒脈象於門診中出現的比率有增加的趨勢,意味未來除了胰臟炎、膀胱炎之外,精神病人的發生率會再增加,同道若遇口唇乾渴H2N2初期症狀的病人,筆者已篩選一味針對H2N2的君藥-咸豐草,不妨試試。

    總之,症狀與疾病的產生都有一個或一種以上的病原體,大多是病毒或細菌,若能追出元兇予以排除,就不必辛苦追著症狀後面求緩解卻只能治標,本世紀是應該進入這樣的醫學境地,才是病患之福,我稱它為還原調理療法,他日再專文發表該項心得。

 

參考文獻

  1. 1.          徐明達:病毒的故事,天下雜誌,200380, 127
  2. 2.          李曜暄抗病毒戰略首部曲-疲勞感是病毒感染的早期症狀(上),台中縣中醫師會刊No.32,2012;39-44
  3. 3.          李曜暄抗病毒戰略首部曲-疲勞感是病毒感染的早期症狀(下),台中縣中醫師會刊No.3320136-13
  4. 4.          Paul A Young, Paul H Young,臨床神經解剖學基礎黃華民譯,合記書局,1998201-207
  5. 5.          Rita Carter大腦的秘密檔案洪蘭遠流出版,200228-29, 153-154
  6. 6.          李曜暄:從中醫角度續談H1N1新型流感,台中縣中醫師會刊No.272010 30-35
  7. 7.          李曜暄,對抗H1N1之我見,台中縣中醫師會刊No.26200944-4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李醫師 的頭像
李醫師

中醫保健

李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appy Go
  • 看了幾篇您的文章,建議先認識H(Hemagglutinin)和N(Neuraminidase)的意思與作用機制吧....

    在這兩個是病毒表面呈現的蛋白,假如每一種HN virus 都不一樣....那排列組合下您要分別辨識18*8=144種脈象了...

  • 行 銷 軟 體
  • 地理以我這也定然有就時全,明真不自,再發看說子的而開可。

    行銷♂您的♂產品﹂
    snipurl.com/286jmig
  • 奢侈品精仿賣家
  • e4q3a2EuHA奢侈品仿牌原單品質良心賣家,誠信做生意,保固說到做到經典款,頂級貨,進口原版皮,牛皮,超級好走的款式,咨詢請加LINE:kk2023, 貨到付款,黑貓宅配喔
    q5SzTnCJx